《李宁:冠军的心》连载:高速发展(3)

  1994年8月的一天,下午5点,哈尔滨市最大的体育场—八区体育场喧闹起来。这是个综合的大型场馆,有田径篮球排球等诸多项目场地,这里也是当地业余体校的训练基地,每天学校放学后,体校的业余运动员们都来这里各就各位进行训练。业余运动员们大多是学生,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都有,他们的到来让偌大的体育场立刻变得热闹而喧哗。这些孩子们大多数热爱体育,跑步的跑起来飞快,跳高的身姿矫健。无数的小身影在体育场或唧喳或安静地训练着。那时的中国教练大多数信奉“凶”才能出成绩。生气的教练一抡带子,秒表就会打到运动员身上,生疼生疼的。哪怕没有教练在一旁,也没有一个孩子敢偷懒。

  这一天,田径训练队的跑道旁,一群正在休息的小田径队员正围成一团,好像一群待哺的小鸟一样把脑袋凑在一起兴致勃勃地闲聊着。李晓嘉,被围在人群中间的一个初中一年级学生显得特别高兴,他正在得意地向同伴们显摆自己脚上的一双新鞋:“李宁”。这双灰白相间的跑鞋的造型显得很有运动感,看上去明显比其他牌子的鞋子做工精细。李晓嘉甚至坐在跑道边,把鞋子脱下来向队友们炫耀:看,拿在手里特别轻。这引来孩子们羡慕的目光。这是李晓嘉不久前取得区田径比赛第三名之后父母送给他的礼物,是当时孩子们中的一种奢侈品。

  那时的中国市场,学生并非运动装备的目标消费群。学生们在校上体育课,都穿着几元钱一双的白板鞋和十几元一套的纯棉运动服,大多是蓝色,裤缝中间还有三条醒目的白色竖杠作为装饰。

  当时这些专门进行田径训练的孩子,尽管年纪小,却已经感受到一双地摊上买来的跑鞋会磨脚,影响成绩,而一双好的跑鞋对于成绩的提高非常重要。

  说到运动装备,这些孩子足以得意了,因为他们的家长会给他们添置较为专业的装备。这些孩子的训练鞋和服装大多数是在当地百货商店购买的,当地最大的百货商店整整一层楼全是体育用品。但是,牌子其实并不多。康威的衣服很受欢迎;“龙牌”的鞋子很漂亮,拥有当时无可比拟的轻质鞋底,工艺非常优良,直到十几年之后其质量都无可挑剔,售价大概在100元左右;“蓝狮”也是当时的一个著名品牌,衣服尤其好看。这些服装和鞋子的价格在几十到一百多元之间,能够为望子成龙的普通家庭所接受。

  “李宁”问世以后,显然取代龙牌成为队员们的梦想。可是,“李宁”实在是太贵了,一双鞋要200多元。在1994年,当地一个普通中学教师的工资才600元左右。

  李晓嘉已经先后穿过好几双龙牌运动鞋了,尤其令人羡慕的是,他甚至拥有一双真皮的专业钉子鞋。一般情况下,这种使用率较低的鞋子只有运动队在比赛时才发给选手。那会儿,国内的跑步选手比赛用的都是泥土场地。选手的钉鞋钉子长且稀疏,便于抓地,给运动员以冲力。(现在,国内已经使用与国际接轨的橡胶跑道,跑鞋钉也因此变得短且密了。)这种专业的钉子鞋售价大概在300元左右。当时“李宁”的跑鞋鞋底已经有别于其他跑鞋,设置了较为复杂的凹凸有致的花纹,这些花纹所增加的摩擦力,可以在平时训练用地上起到钉鞋的钉子的作用,帮助提高成绩。

  李晓嘉的兴奋在半个月后消失了,田径队的第二个队员也购买了李宁鞋,很快,第三双、第四双李宁鞋出现在他们中间。一年之内,队友们大概有一小半都陆续购买了李宁鞋,有的队友还配上了“李宁”的运动服,一整套穿在身上,别提有多神气了。李宁鞋的做工的确好,能出成绩。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父母们的消费意识和购买力也在不断地提高。

  一年后,当队里的李宁鞋已经不再稀罕时,李晓嘉的这一双“李宁”也显得有些旧了。不过,他仍然爱惜地又穿了很久。最后实在破得不能穿了,他才遗憾地扔掉。但是第一次穿着好鞋跑步的快感,以及那双灰白色的李宁牌鞋子的模样,十几年后还一直印在李晓嘉的脑海里。

  多年以后,2007年的哈尔滨八区体育场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热闹,年久失修的它已经被正式列为危房,昔日光鲜的看台和跑道露出了斑驳的红砖和泥坑,操场上空无一人,孩子们都到其他更好的地方去训练了。而此时,李晓嘉也与他的大多数队友一样,早已经告别运动员生涯。他从大学的经济学专业毕业后成为国内一家广告公司负责体育营销的员工,平时更多的是坐在电脑前计算各类数据。但偶尔到体育用品店铺考察工作时,他总是喜欢从满壁的样鞋中就近取下一只,翻过来看看鞋底,摸摸那些五花八门的凹凸有致的花纹,那神态如同把玩着一件珍品。

  就在这个时候,李宁公司不断提高其产品在竞技层面的开发要求,以一种其他对手难以复制的方式去竞争,尽管这样的竞争范围相对整个消费群体非常小。但是,李宁鞋已经在市场上树立起了其他品牌难以逾越的专业地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