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医疗体系怎么了?记者卧底最大全科诊所点燃舆论风暴

  拥有英格兰地区70家全科诊所、服务60余万名签约患者的“运营医疗”(Operate Health),被誉为英国规模最大的全科医疗连锁集团。其母公司是美国医疗保健巨头Centene Corporation,深耕医疗已有30余年。

  近日,这个自诩“临床人力充足,恪守患者利益最大化”的老牌机构,被英国BBC纪实节目《广角镜》(Panorama)揭了负面。

  《广角镜》派出调查记者,以“接线员”身份、入职“运营医疗”位于伦敦的某个诊所。为期6周的秘密拍摄显示,该诊所违规让“医师助理”独立出诊,因为他们比全科医生“更便宜”。诊所积压了数千份“医生未读”的患者检查或转诊报告,有些被搁置超6个月。“出诊表”宛如废纸,列出的当班医生要么“不接诊”,要么“联系不上”。

  数十名前员工接受采访,称上述现象在集团下属机构内很普遍。“我们将患者安全置于危险之中。”《广角镜》援引受访者发言称。

  在全科医生满意度降至1983年至今最低纪录的背景下,上述事件点燃舆论风暴,直指英国国民保健制度(NHS)存在诸多弊端、急需改革。

  英国BBC纪实节目《广角镜》(Panorama)派出记者,卧底“运营医疗”集团。/BBC

  根据记者杰奎·威克菲尔德(Jacqui Wakefield)自述,2022年4月7日,入职第2天,她接到一名患者投诉。

  “对方有心理健康问题。2021年至今,一直约不上和其签约的全科医生。这导致无人为其问诊,无法更新药物处方,也不能被转去专科医院。患者感觉自己被抛弃了,哭得很伤心。”杰奎·威克菲尔德在采访手记中写道。

  根据NHS规定,居民需签约1名全科医生,与其建立长期、连续的医疗服务关系。

  除意外事故、急诊、猝死等紧急情况外,居民看病,先要找签约的全科医生。后者实施诊疗,或根据病情、进行专科转诊。若跳过签约医生、直接去专科医院,民众只能全自费。此举旨在有效分流患者。

  这么做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医院、医生会给患者分类,按照病情、优先安排较为严重的患者。只要不是急症,民众往往需要排队等一段时间,才能完成诊疗。

  2018年数据显示,仅有44%全科机构能在18周内完成非紧急转诊。有78%的疑似癌症患者要等待62天,才能成功转诊。

  新冠肺炎大流行让等待变得更漫长。疫情前制定的等待列表被重新安排,缺少人手的窘境让许多非急症患者一等再等。老病人还没看完,新患者又排上来了。如此,陷入恶性循环。

  英国《每日电讯报》4月报道,2021年对全科医生的投诉几乎是往年的3倍,首要投诉事由就是预约难、候诊久。

  NHS英格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有323,093人等待1年有余,仍未得到有效转诊。12,735人等待治疗已超过两年。

  日前,英国卫生部长萨吉德·贾维德(Sajid Javid)做出承诺,将对NHS进行改革,缩短民众候诊时长。计划到2025年,将“非紧急手术等待1年”的情况减至零。

  “‘运营医疗’想出的解决方案是聘用更多医生助理(PA)。”杰奎·威克菲尔德介绍。

  PA这一岗位最初是上世纪60年代,美国为应对农村地区全科医生短缺而创立的。2003年,NHS首次引入PA概念。此后,一些英国高等学府推出PA硕士课程,鼓励理学学士报考。

  相较于全科医生至少10年、外科医生要14年才能“出师”,PA受训则短得多,2年就学完了。因此,它又被称为“短培医生”。

  在日常诊疗中,PA不能独立出诊、诊断。其主要工作是配合全科医生,完成基础查体,收集病史、病历,完成分诊、预约各项检查,以及在必要情况下预约转诊等。

  “在‘运营医疗’,PA干着全科医生的活儿。”杰奎·威克菲尔德和多位PA沟通发现,从入职第一天开始,他们就像经验丰富的全科医生一样独立出诊。

  “除了不能开处方,PA和全科医生没有区别。但聘用一名PA的费用,只是全科医生的一半。”杰奎·威克菲尔德卧底诊所的运营经理表示。

  《广角镜》调查发现,在英格兰地区,每2,000名注册患者平均拥有全科医生1.2人。但在“运营医疗”,同等数量患者拥有全科医生数仅0.6人。同时,集团雇佣的PA数量是NHS平均水平的6倍。

  根据NHS设计,患者可以“用脚投票”,表达对全科医生的满意度。即全科医生出现“该转不转”、诊疗不及时等情况,民众完全可以在下一个合同期内,转签其他人。

  这一承诺近日被再度强化。NHS称,到2022年底前,将主动联系那些等待超过18个月的患者,为其提供机会、更换医疗服务提供方。

  杰奎·威克菲尔德结合其在“运营医疗”的体验指出,若是在同一机构内更换签约医生,结果很可能是“换了个寂寞”。

  “5月3日这一天,让我印象深刻。”杰奎·威克菲尔德称,当日诊所HIS系统显示,有5名全科医生出诊,其中1人为在线远程支持。但接线员一大早就发现,无法通过系统为患者预约就诊。

  “我们向总部询问原因,没有回复,”杰奎·威克菲尔德表示,“坐在我旁边的同事说,既然没医生,就该拔掉电话线或暂停营业。”

  1名患者站在前台对杰奎·威克菲尔德抱怨,自己签约后就没见过医生。该医生据称是诊所全科医生部的负责人。

  “我向其解释,该医生不在这里执业,我也没见过他。然后,我就被赶走了。”杰奎·威克菲尔德说。

  随后,她被告知:“永远别告诉患者,**医生不在。正确的说法是**今天没有出诊,但可以通过电话联系。”

  该集团下属全科诊所多是近年花费数百万美元、购买的。部分全科医生是原诊所合伙人,还有一些是集团雇佣医生。后者就像“自由职业者”一样,根据“出诊表”轮班,“非坐班时间可能就不接电话。”杰奎·威克菲尔德说。

  《广角镜》发现,“运营医疗”下属约30个诊所,共享一支“外包团队”。后者负责归档、编码检查检验报告和内外部信函等。按合同,“外包团队”每人每天要处理至少200份文件。

  在NHS的全科医生实践中,聘用非医学背景者,初步处理检查检验结果,并不少见。这有助于对文案分级,提升全科医生的工作效率。

  但杰奎·威克菲尔德发现,“外包团队”若遇到问题,会像接线生、前台一样,难以联系到全科医生。遇到一些显示异常的检验检查报告,“外包团队”会上网搜索,甚至利用“常识”,进行归档,或决定是否要提醒全科医生尽快查阅。

  “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我,后台记录显示,有些被归档的转诊文件迟迟‘未读取’。最久的,已经被搁置半年有余。”杰奎·威克菲尔德说。

  高级执业全科医生萨姆·埃弗林顿(Sam Everington)接受《每日邮报》采访称,自己看了当期《广角镜》,非常担心患者安全。“6个月没有得到处理,疾病可能恶化,甚至会加速死亡。”

  在一份书面文件中,集团否认“利益优先”,并称在涉事诊所,全科医生数量已增至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其文案工作也会按月进行质量、安全审核。

  “就像全国各地一样,我们正面临着NHS史上最具挑战性的时期,整个英国都在面对全科医生短缺问题。”

  英国医疗保健监管机构护理质量委员会声明,已获悉《广角镜》相关内容,会认真调查、酌情采取后续行动。

  * 医学界力求其发表内容在审核通过时的准确可靠,但并不对已发表内容的适时性,以及所引用资料(如有)的准确性和完整性等作出任何承诺和保证,亦不承担因该些内容已过时、所引用资料可能的不准确或不完整等情况引起的任何责任。请相关各方在采用或者以此作为决策依据时另行核查。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