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格勃的传奇人物:愚弄美苏双方两次“变节”后还能平安终老

  一般来说,假如某人被查出绝症,时日不多,通常就会选择去“放飞自我”——想吃点啥吃点啥,还有什么心愿,赶紧去了结…..

  要说上述心理,还真是不分国界和职业,冷战时期,曾经有位苏联克格勃大佬,竟然在查出癌症后,为了“爱情”,主动去叛逃美国。

  没成想,折腾了一番后才发现,自己只是单相思,郎有情,妾无意。更尴尬的还有,所谓的“癌症”,实属误诊,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一般人,走到这一步,就提心吊胆地在美国孤独终老吧。可这位大叔不一样,赶紧找机会成功转身,又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一番说辞也圆得几乎无懈可击。从表面上看,他本人不仅没遭到责难,甚至还被授予了“荣誉契卡工作人员”奖章,一直活到俄罗斯时代,平安终老。

  此人就是传奇克格勃高官——维塔利·尤尔琴科。他也是克格勃“变节者”中,职务最高的那个。

  1935年,尤尔琴科出生于一个产业工人家庭,大学毕业的时候,学习成绩好又根正苗红的他,通过了严苛的考核和政审,被选入了克格勃。

  尤尔琴科的工作热情很高,业务能力相当强,能熟练应用英语、德语等多门外语,三十出头就当上了克格勃第三总局第三处的副处长,专职负责军队反间谍工作,积累了大量反情报反情报工作经验。

  1976年,尤尔琴科被派往美国,公开身份是苏联驻美大使馆一等秘书,暗中则为克格勃的高级情报官,为苏联搜罗量情报,发展线人。

  尤尔琴科在美国一待就是六年多。期间美国情报机关虽然知道这个一等秘书的“实际工作内容”,但总是很难抓到把柄,只能急得干瞪眼。

  1983年初,尤尔琴科回到了莫斯科,被调任克格勃第一总局第一处的副处长。

  这个克格勃第一总局第一处,专门负责苏联所有海外机构的情报间谍网络,其部门核心人员手中的信息,属于苏联的最高国家机密。因而,只有那些能经得起考验,取得了核心领导层一致信任的官员,才有机会被安排到这里工作。

  在同事眼中,尤尔琴科一向是个正派人,从不吃拿卡要,而且还没有一般俄罗斯男人酗酒的习惯,几乎烟酒不沾,虽然始终单身但也从未传出过任何作风方面的绯闻。

  1980年代初,尤尔琴科在华盛顿结识了一位叫做瓦伦蒂娜的女医生,即便瓦伦蒂娜是个有夫之妇,但两人还是发生了一段秘密恋情。

  1985年5月,陷入了无尽“单相思”的尤尔琴科总感觉精神疲惫,心口闷得慌,腹部绞痛,结果上医院一检查——胃癌晚期!

  接下来的两个月,尤尔琴科没有告知任何人有关病情的消息,仍然淡定地去上班,暗中寻找着“叛逃”的机会。

  1985年7月24日,尤尔琴科随苏联专家团来到意大利罗马,期间以要整理线人工作简报为由,在苏联驻意使馆待了8天。直至8月1日上午9时,他对同事说要出去透透气,参观梵蒂冈博物馆。

  天黑后,尤尔琴科没在预定时间回来,大使馆的官员们开始恐慌。第二天,依旧不见他的人影,大使馆请示上级后,向意大利警方通报了尤尔琴科失踪的情况。此时,他们主要担心的是,这位来自莫斯科的高官,可能被西方间谍绑架了。

  其实,在苏联大使馆着急寻人的时候,尤尔琴科已经在美国大使馆中情局特工的护送下,越过大洋,抵达了华盛顿。

  欣喜若狂的中情局为尤尔琴科提供了24小时的周密保护,在进行多次测谎和繁琐的盘查后,他们断定,尤尔琴科确实是真心要“叛逃”美国,这个克格勃高官,有着巨大的合作价值。

  美国方面最关心的,当属他手中掌握的潜伏在美国情报机关内部的苏联线人信息。

  尤尔琴科也明白自己的含金量,于是,他提供了重大线索——两名中情局“内鬼”的相关资料。

  这两人一个因为破产背负着十多万美元的债务,另一个是吸毒的瘾君子,都属于见钱眼开的人士。尤其是那位叫霍华德的,在尤尔琴科到美国之前,就已经“失踪”了一年多,几乎已被肯定,是秘密叛逃去了苏联。尤尔琴科的到来,恰好“坐实”了这个猜想。

  然而,让美国那边想不通的是,像尤尔琴科这样仕途顺利,已经跻身于苏联特权阶级行列,不差钱,还有权有势的高官,为什么要冒着生命风险,主动跟美国合作?

  毕竟,无孔不入、锱铢必较的克格勃,对叛变者的报复异常执著,能一路追杀到海角天涯,刨坟鞭尸。

  在美国本土深度潜伏着大量假扮美国人的克格勃特工,他们又被称为“双面人”,行动起来防不胜防

  尤尔琴科作为克格勃系统内部叛逃者中职务最高的苏联人,他的余生将被恐惧笼罩。

  在美国人的“关心”下,尤尔琴科终于羞涩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希望能与瓦伦蒂娜重续旧缘。

  他向中情局表示,自己得了癌症,已经时日不多,只想和心爱之人在美国过一段最后的逍遥日子。

  可是,正如前面讲的那样,瓦伦蒂娜是个有夫之妇,而且,此时,她已经和自己的丈夫移居加拿大,早就离开了美国。这就比较麻烦了。

  费了不少功夫,在中情局和加拿大情报机关的“通力合作”下,尤尔琴科和瓦伦蒂娜在美加边境的一个安全屋里见了面。

  悲催的是,尤尔琴科对瓦伦蒂娜一往情深,而瓦伦蒂娜对尤尔琴科却再也提不起兴趣,甚至对他叛逃的行为表达了蔑视。

  一路上,尤尔琴科纵使心灰意冷也看开了,大不了在美国等死就得了,反正也剩不下多少日子了。

  没成想,这时有关他的体检报告也出来了——经过多次复查,自己并未患上胃癌。

  尤尔琴科一下子就懵了,原本这是件令人庆幸的事,但他又深知克格勃的厉害与手段,想想以后担惊受怕、东躲西藏的漫长人生,就不寒而栗。

  1985年11月2日,中情局保镖汤姆斯·汉纳陪同尤尔琴科去城区购物。中午的时候,他们去了一家法国餐馆用餐,这家餐厅,离苏联大使馆不到一英里…..

  两天后的下午5点半,苏联大使馆召开新闻发布会,尤尔琴科正是这个发布会的主角。

  神色依然淡定的尤尔琴科,先用英语,然后用俄语绘声绘色的向记者们讲述了他的传奇经历——在罗马一个街角,他被中情局麻醉后绑架到美国,中情局特工对他进行了非人的折磨,还给他注射了致幻剂,佩尔顿和霍华德这两个线人,是他在被中情局用药控制了的状态下,无意间说漏了嘴的….还有两天前在法国餐厅卫生间甩开中情局保镖,顺利投奔苏联使馆的过程等等。

  结尾处,尤尔琴科情绪激动了起来,“升华”了一下主旨——无论他们怎样劝导和利诱我,我都要回祖国去!从被“绑架”到华盛顿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定了决心,哪怕以生命作代价也在所不惜!

  对于尤尔琴科的指责,美国大呼冤枉,坚持声称,尤尔琴科是在罗马请求去美国政治避难的,中情局根本没有对他的绑架计划。

  但出于外交礼仪和大国关系的考虑,进而又表示,既然他选择回去,那是他的自由,我们也不多管了。

  结果,苏联方面马上亮出了尤尔琴科近日在克格勃对外侦察局办公的录像,还让他在东德电视台上做了个访谈节目。镜头前的尤尔琴科精神很好,一点都不像是被胁迫或者虐待过的样子。

  这次,苏联为了堵住美国的嘴,干脆来个彻底定性的表态——直接公开授予尤尔琴科级别非常高的“荣誉契卡工作人员”奖章。

  而克格勃对尤尔琴科的这般十分富有迷惑性的操作,也引得后人浮想联翩,甚至有推论怀疑——难道前面发生的一切,都是苏联方面给美国下的“套”?尤尔琴科在华盛顿的三个多月,究竟是在为美国人,还是苏联人工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